首页 > 股票资讯 > 发行熊猫债券的新规定进一步促进了中国债券市场的开放

「苏宁 股票」发行熊猫债券的新规定进一步促进了中国债券市场的开放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58

原标题:熊猫债券发行新规将进一步推动中国债券市场的开放

本报记者邵致远报道

2020年12月28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交易商协会(以下简称交易商协会)发布了《外国政府机构和国际开发机构债券业务指引(试行)》,明确了外国政府机构和国际开发机构(以下简称“两类机构”)熊猫债券的注册发行流程、信息披露要求和中介管理。同时,交易商协会还发布了《境外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业务指引(2020年版)》。

近年来,熊猫债制度规则逐步完善,发行人种类日益丰富,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市场功能不断完善。有专家分析,熊猫债新规将进一步推动债券市场的开放。

熊猫债制度的规则已经逐步完善

熊猫债券是指在国外注册的发行人在中国发行的人民币和其他货币债券。中国熊猫债市场始于2005年,2015年开始加速。

据悉,在交易商协会此次发布的两个指引中,《外国政府机构和国际开发机构债券业务指引(试行)》的核心制度安排包括三个方面:在登记发行流程方面,按照合法合规、风险防范、透明高效的原则,在目前债务融资工具登记发行流程的基础上,针对两类机构的特殊性进行了优化。两类机构应通过主承销商提交申请函,要求主承销商出具推荐意见。对于登记有效期内的分期发行,公开发行可以在12个月内独立发行,12个月后应当备案发行。

在信息披露方面,我们充分考虑国际市场的普遍做法和国内市场的实际情况,兼顾投资者保护和两类机构发行债券的便利性,要求无财务报表的外国政府机构披露经济数据报告,并要求两类机构在发行文件中规定定期披露的时间和频率,原则上应与海外市场同步,并将一些具体事项列为必须披露的重要事项。

在中介要求上,遵循投资者自身风险和中介机构尽职调查的理念。投资者应独立判断投资价值,并自担投资风险;相关中介机构和人员应尽职尽责地履行职责;承销机构具备相应的资质和经验,具备开展尽职调查等工作的能力。

《境外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业务指引(2020年版)》主要优化了备案要求、注册文件提交和信息披露要求。

对于这两条指引的出台,知名财经评论员司徒郑锦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分析指出,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不断加大,金融体系的开放度开始向深水区移动。从外国政府机构和国际开发机构的商业债券以及海外非金融企业债务的放松可以看出,中国的海外投资债券业务正在不断放松。在国际市场上,政府债券和其他非金融公司债券通常表达主权国家对其他国家政治经济和发展稳定预期的未来看法。中国作为金砖国家中发展中国家的领导者,无论是经济体制还是发展成就都引起了世界的关注。特别是近年来,随着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设,中国逐渐融入全球金融市场环境,金融体系的升级和开放覆盖了主权国家基金,使中国工业投资的投资范围向国际社会展示在更多领域和更高水平上。

中央财经大学蔡中-中正鹏远地方金融投融资研究所执行董事温来成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这是我国扩大开放的体现,允许相关境外机构在中国发行熊猫债券。这种债券以前也发行过,是我国的一种融资方式。然而,目前,它正作为建设“一带一路”的一个重要方面得到实施。从管理角度来说,因为这也是一种国际债券市场,所以要加强风险防控。”

交易商协会表示,中国债券市场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健全的制度保障,有望在促进中国金融市场改革发展和提升人民币国际化水平方面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进一步规范发展

近年来,熊猫债券市场不断发展。

2018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和财政部发布了《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境外机构债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2019年以来,交易商协会先后发布了《境外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业务指引(试行)》和境外非金融企业熊猫债分级分类管理机制。

2020年5月,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发布《外国政府机构和国际开发机构债券业务指引》等11项金融改革措施,进一步完善熊猫债券信息披露要求,细化熊猫债券发行规则,鼓励有实际人民币资本需求的发行人发行债券,稳步推进熊猫债券市场发展。

经过多年的试点实践,两类机构发行熊猫债券的数量一直在增加。根据交易商协会的数据,截至2020年11月底,共有9家外国政府机构(包括7家主权政府和2家地方政府)和4家国际开发机构在交易商协会注册发行了824.6亿元人民币的熊猫债券,发行规模为339.6亿元。

《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面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必须坚定不移地扩大对外开放”。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提高熊猫债券市场发展的质量和效率,满足国内外环境变化对债券市场开放的更高要求。

那么,在未来,需要在哪些方面进行改进才能促进熊猫债券市场的发展呢?

温来成指出,我国对境外机构在华发行熊猫债券有资格要求,因为涉及债券市场管理过程中的实务。从未来发展趋势来看,他认为,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要稳步扩大熊猫债券市场,使我国和世界相关国家的资本流动能够正常化。熊猫债券市场的管理应在规范、风险可控、依法管理、依法监管的前提下进一步促进其发展,并作为我国金融开放的一个重要方面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熊猫债券是中国特色的中国股票债券,也是国际资本市场公认的用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债券。推动熊猫债券市场发展,需要完善配套的债券上层建筑,实现外国政府债券项目成功上市。”斯图亚特说。

司徒郑锦建议,首先要建立多币种债券货币交易渠道。债券的货币表现、面额和价值通常由不同主权国家的货币携带。国际货币结算和跨境银行渠道的swift系统能否建立新的分支机构,以满足外国政府机构和国际开发机构在中国的债券发行需求,需要进行相应的调试。

其次,要开放外国政府债券的发行流程和渠道。通常债券要进入债券市场,需要沟通债券申请报告、债券发行章、债券可行性研究,安排担保事宜,组织发行机构审核,进行相应的债券信用评级,组织律师事务所提供审核,建立相应券商的营销团队承销债券。作为一个新的熊猫债券,必须有一个建设过程来完善相应的渠道。

第三,熊猫债券监管和审查机构应与法律制度相匹配。熊猫债券作为一种相对涉外的债券产品,风险系数较高,监管难度较大。中国央行规定,熊猫债券必须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目前熊猫债券的统一管理办法是2018年发布的《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境外机构债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在新证券法的颁布和修订中,对于熊猫债的新规定并不多,需要后续法律的补充。

内容来源:中国产经新闻返回搜狐看更多

负责编辑: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