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补充栏目| ⑨LPR作为中国贷款利率的定价基准比政府债券收益率更合适

「基金隆元」《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补充栏目| ⑨LPR作为中国贷款利率的定价基准比政府债券收益率更合适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215

由于债券和贷款的定价方法不同,政府债券的收益率更适合为长期债券收益率提供参考,包括美国在内的主要经济体不将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作为贷款利率的主要参考基准。中国的金融体系由银行主导,这与美国有很大不同。因此,用国债收益率作为贷款利率的参考基准更不合适,但用LPR作为贷款定价的参考基准更合适。

首先,政府债券的收益率更适合作为长期债券收益率的参考基准

国债收益率是一个无风险利率,可以作为债券市场定价的基准。在国家主权信用的支持下,国债收益率一般是市场无风险利率的代表,反映整个金融市场的利率。债券期限比较长,大部分都是在发行的时候通过竞价的方式获得固定的债券收益率,是一种长期固定利率。例如,市场最关心的是10年期债券收益率。因此,国债收益率更适合作为地方政府债券、公司债券等长期固定利率债券的参考。

贷款定价方式不同于债券,参考基准也不同。贷款期限比较短。一年及以下的短期贷款通常按固定利率发放,利率由银行根据资金成本、企业信用等因素确定。一年以上的贷款大多以浮动利率发放,利率参照一定的基准利率按照一定的规则计算确定。由于贷款利率的重新定价期通常不超过一年,因此选择的参考利率的期限品种大多为一年或更短,而不是国债的长期收益率。在国际上,几乎没有一个国家的贷款利率是参照国债收益率确定的。即使在国债收益率曲线相对完善且重要的发达经济体,如美国,贷款定价也往往参考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等货币市场利率,而部分中小企业贷款、消费贷款、零售客户信用卡透支等则参考PR定价。

第二,中国的金融体系和美国有很大的不同

中国和美国的金融体系分别由银行和金融市场主导。从企业融资的角度来看,中国主要采用银行贷款,美国主要采用企业债券等融资方式。2019年末,我国企业贷款余额为82.8万亿元,企业债券(包括企业债券、公司债券、短期融资券和中期票据)余额为17.9万亿元,分别占GDP的84%和18%。在美国,工商贷款余额为2.37万亿美元,公司债券余额为5.79万亿美元,分别占GDP的11%和27%。此外,美国企业的股权融资比例相对高于中国。

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债券收益率曲线的位置和作用也是不同的。美国更注重货币市场和债券市场,以联邦基金利率、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和债券收益率(bond yield)作为衡量整个金融市场资金供求和利率的关键利率指标。此外,企业大多通过金融市场筹集资金,因此债券收益率曲线的地位和作用更加重要。中国金融体系以银行为主,市场更关注存贷款利率的变化。近年来,随着我国金融市场的发展和利率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推进,银行间回购利率和政府债券收益率受到重视,并逐渐成为重要的指标利率。然而,由于我国金融体系的特点等客观因素,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影响仍然相对有限。

第三,LPR适合作为中国贷款利率定价的基准

经过改革和完善,LPR可以更好地发挥贷款利率的导向作用。与国债收益率相比,LPR是基于贷款市场的实际利率报价的,能够更好地反映贷款供求情况,银行可以直接参考它来确定贷款利率。LPR在原有一年期的基础上增加了五年以上的期限品种,可以为银行发放住房抵押贷款等长期贷款提供定价参考。而且LPR没有行政色彩,银行很难设定贷款利率的隐性下限。总体而言,LPR是中国贷款利率定价的合适基准。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