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经纪人将私募产品销售到创纪录的高度。合作私募百里挑一

经纪人将私募产品销售到创纪录的高度。合作私募百里挑一 全国单日票房首破4亿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34

在券商理财的背景下,私募成为各大券商竞争的焦点。随着私募基金的快速增长,经纪代理业务也迎来了大爆发。

据《证券时报》记者报道,中信证券今年私募规模近800亿元,创下券商销售私募产品的历史新高,在部分私募产品的销售上甚至超越了“零售之王”招商银行。

值得注意的是,银河证券当年突破300亿元,意味着今年很多券商的代销规模再创新高。同时,由于券商热衷于一对一私募,几家大券商的负责人直言不讳地表示,合作私募机构不要超过行业规模的1%,大量资金开始聚集进行一对一私募。

此外,在证券公司大力发展私募业务的背后,行业内仍然存在许多隐患,如销量大、偶像效应、缺乏对经理人的深入研究等。

中信证券拥有创纪录的代理销售规模

2020年是私募基金快速发展的黄金年。截至11月底,私募基金总规模接近16万亿大关,一批私募基金突破100亿大关,私募管理规模突破1000亿大关。在私募爆炸式增长的背后,今年,许多针对私募业务的券商也迎来了亮点时刻。

据《证券时报》记者调查,中信证券今年私募机构销售规模接近800亿元,拥有1000多亿元,在券商渠道的位置稳定卖“一哥”;银河证券的私募产品(包括固定收益、股权产品等。)年内突破300亿元,留存规模约500亿元,位列行业前三。与这两家公司相比,大部分券商的私募规模差距较大。

招商证券首席金融产品分析师贾表示,总体而言,银行的销售能力仍明显强于券商。但从行业发展趋势来看,随着银行财务收益率的不断降低和净值的转化,以及券商能够提供大量策略丰富的金融产品,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将银行资产转向券商,使得券商渠道和银行渠道的代销差距不断缩小。

“从券商行业来看,中信证券的销售能力居行业第一。招商证券、银河证券、国泰君安证券等主券商也有不错的代销能力,属于行业第一梯队。”上海一家大型私募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这两年量化私募的井喷,增加了券商对其私募业务的信心。截至11月底,国内量化投资策略交易额达到194万亿元,仅次于2015年。其中,量化的数百亿私募数量攀升至10家。

“量化私募一年的换手率在100-300倍之间,也就是100亿规模的量化私募,年交易量可以达到1万亿到3万亿。如此高的周转率是经纪人手续费的一个持续来源。”南方一家私募的负责人告诉《证券时报》记者。

私募除了交易费,还有认购费、代理费、业绩提成。据记者了解,目前私募的业绩占利润的20%,券商一般分4%,私募占16%。一些中小私募和强势券商甚至会拿走50%,也就是拿走10%。

私募规模仍然是核心考虑因素

私募产品由经纪人代销,几乎所有的托管和交易都是以经纪人的名义进行的。因此,早期布局私募业务的领先券商大多完成了立地任务,选择优秀的私募销售成为行业大趋势。

据《证券时报》记者介绍,目前几乎所有大型券商都热衷于出售私募基金经理的产品。几家大型券商负责人直言,合作私募机构不要超过行业规模的1%。

“只有销售以佣金为基础的私人产品,我们才能迅速增加销售额,提高市场影响力和吸引力。从目前的行业来看,券商代理销售和银行代理销售都集中在总行机构,每月代理销售名单都是在存量中选取。”东方港湾投资副总裁汪峰表示。

比如高仪资产星基金经理柳峰,代销产品,几乎一开盘就卖光了;对于头部的量化私募产品,经纪人几乎总是急于以佣金为基础出售。

据记者了解,招商局证券有一份50强私募名单,主要包括市场上不同策略的头部私募。比如宏观战略私募包括凯丰投资、伯通投资等私募。“如果你在私募50人名单上,就相当于自动进入白名单。”上述上海大规模私募负责人表示。

“私募的管理规模几乎是最重要的衡量标准。以股票多头为例,券商全国代销一般要求私募管理规模50亿甚至100亿以上,近三年年化收益率15%,最大回撤不超过25%;量化私募要求较低。比如规模30亿,就可以全国销售。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详细要求,但核心是规模。毕竟如果业绩不好,很难长期保持规模,规模是综合实力的体现。”汪峰说。

银河证券私募业务负责人周存宇告诉记者,银河证券有一套筛选标准和评估体系。公司从投资研究团队实力、风险控制能力、历史业绩等20项指标对私募经理进行综合评价,分为ABC三类,最终约有100名私募经理可以配合。

具体来说,银河证券对A类私募产品和B类最高分产品的评价将在全国范围内销售,其中A类产品是长期、投资研究实力强、业绩好、业绩波动性低的产品。银河合作私募基金经理比例在10%到20%左右;b类产品是符合要求的50亿产品,在合作私募经理中占比较大。另外,C类产品属于观察级,在有限条件下合作。

中信证券采用产销分离的框架。在入场过程中,中信证券多元化选择产品,尽可能引入更多低相关性的投资策略;同时对管理者的历史业绩、回撤、规模、波动性、风险控制结构、股权结构、战略清晰度等多维指标有全面细致的要求。在销售过程中,中信证券不采取将销售目标交给分支机构的形式作为单一产品的销售组织模式。

目前,证券业代销私募产品通常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总分联动”,即券商总部统一安排全公司网点的销售;另一种是经纪业务部门在一定范围内承担和销售。目前,总分联动模式已经成为大型券商的关键选择,一方面有助于加强产品质量控制,另一方面有助于提高产品的整体销售规模。

周存瑜表示,私募遵循本土化原则,分行也会找到一些有潜力、有特色的经理人。这时候分支机构会向总部汇报,最后由总部统一审核核对,合格的产品全部在网点销售。

某券商总行某大营业部负责人也表示,总行与总行私募合作肯定更有利于总行牵头。“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我公司与私募机构的合作业务更多由总部统一安排。我们的原则是以客户为导向,我们会考虑介绍客户需要的产品;此外,总部推出的产品在规模和行业地位上也会更强。”

总经纪人几乎总是走选择性私募的路线。只有长期为投资者赚钱,才能吸引更多的投资者留在券商。然而,许多中小券商仍然追求灵活性,成为热点,成为“超市”。

快速发展背后隐藏着担忧

在证券公司大力发展私募业务的背后,也存在着许多隐患,如大量销售、偶像效应、缺乏对经理人的深入研究等。

中信证券相关负责人表示,私募业务发展的核心是选择以客户利益为中心的产品,在产品准入过程中以各种策略进行销售分配,帮助客户在动荡的市场中平稳度过波动。有的机构不坚持产品销售持续,只在市场火热的时候谈理财转型。在市场低迷的时候,他们因为各种压力没有提前做好布局,往往导致在市场暴涨的阶段错失良机。同时,有些组织在销售过程中不把重点放在客户身上,只通过指标考核指导,结果是不可持续的。

“目前,行业有两大痛点。第一,在战略选择上,券商是以收益为导向还是以客户为导向;其次,很多券商缺乏对私募基金经理的深入研究。有些私募看似回报光明,但波动大,稳定性差。实际持有体验并不好。”贾对说:

周存瑜表示,首先,国内私募整体存续时间短,难以选择。与成熟市场相比,国内私募经理的样本淘汰率相对较高,券商难以选择,对专业性要求很强。其次,容易产生偶像化效应。今年表现好的产品,明年可能不会有同样高的回报,所以面临均值回归的风险。追涨杀跌的心态也是券商需要克服的痛点。此外,一些中小证券公司专注于销售,而不是实施资产配置理念,两者的区别在于是否以客户为中心。经纪人应该考虑客户的年龄、风险偏好等因素为他们配置产品,而不是销售什么产品。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