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工业企业的黄昏投资企业的正午:云南省企业改革的荆棘与鲜花之三

工业企业的黄昏投资企业的正午:云南省企业改革的荆棘与鲜花之三 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217

从网络上收集的图片,被入侵和删除

作者:空语微信官方账号:发言到

向前

愁回怀特海,倚杖回孤城。江连州诸处,天空,风清。

仓明照顾他的失败,朱环照顾他的生活。欣赏黄色发光的鸟,投下林宇的光。

——唐杜甫《独坐》

倚仗棒子撑腰孤城:工业企业的黄昏

《孙子兵法》有云“求情,不怨人。”2月1日,云南煤能股份有限公司宣布,云南省人民政府与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深化与持有昆明钢铁控股有限公司10%股权的云南和持有昆明钢铁控股有限公司90%股权的中国宝武的合作,并签订委托管理协议。从趋势来看,宝武集团只是向钢铁巨头迈进了一小步。感情方面,1939年开始反日的昆钢,如果历史仅次于1883年开始的云锡公司,则被视为云南国企的“大哥”,云南工业发展的“大哥”。昆钢及时拥抱宝武集团,正如2018年云南冶金集团51%的股权无偿转让给中国铜业,中铝集团完成重大有色金属资产企业战略重组。如果再加上2019年未能参与云西公司和贵金属集团的重组尝试,除了进入司法重组阶段的煤化工集团外,工业企业中只有云天华集团没有流出“卖”的消息,或许只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机会,云南工业企业的“大神”在多年后迎来了自己的“黄昏”。那些和“她”一起经历过晨光的人,可能别无选择,只能感叹“夕阳”。

沉湎过去:投资企业的旧爱与新爱

如果工业企业经过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已经走向黄昏,那么在改革的春风诞生的城市投资平台,经过近30年的发展,将很快迎来“中年危机”,身心的重新调整将成为新常态。云头集团,1997年出生,也是24岁。对一个人来说可能还年轻,但对一个公司来说“中年”并不过分。2018年,央行行长易纲出席第十届陆家嘴金融论坛。根据引用的数据,“美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约为8年,日本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为12年,中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约为3年。”云头集团作为云南第一个投资平台,应该算是一个合格的“老母亲”。在它的翅膀下,云南城头和云南能头就像是飞翔的雄鹰。2009年,在房地产风口被吹上天的云南城头,迎来了“成人礼”。成立第五年,走出“老母亲”的羽翼,走向独立。15年后,风来了又走,它从高处的阁楼往下看。云中有风雨,也有坚硬的地板和高墙。2020年10月,是云南城头集团和云南康旅集团的末日。迷失在房地产的战场上,云城投资换上了新衣服,换上了新心。如果这颗心来的早一点,或许华侨城集团就不应该和云南世博会、云南文投重组了。从趋势上看,如果没有足够大的平台,不足以支撑云南万亿旅游文化产业的雄心壮志。当然,很多假设与现实相比并不具有说服力,但云南世博和云南文投的股权注入云南城头也是事实。

冷暖自知:投资企业的另一种方式

如果说云南城头或者云南康律获得了新生,即使是与过去的老血脉相连,云南能头集团也在尝试着以不同的方式生存,并在2012年开始了自己的事业。但当时云南最重要的水电资产,像云南另一大产业烟草,被中央企业牢牢控制,省内煤炭资产被煤化工集团控制。水利投资主要依靠2007年成立的云南水利投资公司,2020年成立的云南电力配售公司在云南水利投资重组中失利。云南能源投资的生存环境不是很乐观。云南能源投资除了参与大型水电企业外,只能持有部分中小水电和火电企业。但云南能源投资在众多企业中依然脱颖而出,它的成长并非源于“能源”二字,而是“贸易”。以2019年收入为例,1079亿元收入中的“物流贸易”为963亿元,占比89.22%。这种收入结构是在云南能源投资成立之初建立的。物流贸易占2012年收入的76%。2013年占86.76%。此后几乎没有跌破85%,甚至一度超过90%。能源,云南能头更像是一家贸易企业,但与之不匹配的是,如此高的营收相比,并没有促成高利润。所以可以说,获取资源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国企走多远。

遍地槐花蝉鸣:省属企业的生存之战

一部分新生是从做大开始的,更多的新生来自新的编制、重组、更名。2016年以来,很多企业迎来了“诞生”的真正含义,也迎来了云南省属企业的战国时代。不仅有与央企的并购,省属企业之间的并购也成为常态。2016年4月由云南建筑工程、十四冶、西南交建联合诞生的云南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作为云南建筑领域的巨人而诞生。四年后的2020年6月,云南建设投资重组云南水利投资,终于一家人可以聚在一起打一桌麻将了。两年前,2018年4月,昆明钢铁公司整合重组云南物流产业集团。也是在这一年,云南宣布了国有企业三年改革,提出打造“1+1+X”。这一次前后,贵金属集团、设计院集团、秦云集团、李安运集团、融和投资公司诞生了。榆中引水公司、配电公司、煤炭工业集团、航空工业集团、财务控制集团、股权公司,但不难发现,新成立的公司基本上都是投资公司,随着中央与地方合作的深入,云南省工业企业基本完成了与中央企业的整合重组,“不为所有,只为使用”从一种心态变成了一种行动,从一种行动变成了一种实践。从这个意义上说,云南白药肯定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被誉为民族进步“白药模式”的云南白药混改,在2017年迎来了一个大放异彩的时刻,在2020年再次站在聚光灯下。“云南白药”完成对母公司白药控股的吸收合并,实现整体上市。然而,混合改革后,国有资产与民间资本的互动也成为公司治理中不可回避的话题。国有代表董事在董事会多项决策中的反对票,表明双方存在不同程度的利益分歧。一句话可能回答“商业没有国界,企业家有国界”,这也反映了省属企业和非省属企业的区别。省属企业自然是为一个省的发展服务的,非省属企业是为自己的利益服务的,或者说是为关联方的利益服务的。利益不一致,难免会产生分歧。

鸟归沙有迹,帆无迹:国企产业与资本的逻辑

如果说这些改革有一个关键词的话,应该是“解渴”。随着岁月的发展,工业企业迎来黄昏,投资企业迎来中午,都充满了对资金的渴望。工业企业希望资金唤醒自己的老身心,投资企业生来就有对资金的饥渴。从煤化工的司法重组,到云南资本的赎回危机,再到云南城头的防风债务,再到中铝集团的冶金重组,再到宝武集团对昆钢的托管,无非是减少债务,减少风险的冲击。但话说回来,宏观调控不仅需要政策,更需要投资平台。在工业企业退出省级平台的同时,投资平台企业正在走出加速。这种转型不仅受到工业企业发展周期的影响,还受到政府转型的影响。他们从挽起袖子,慢慢走向引导产业投资布局的政策和投资。但企业的发展离不开底层支撑,工业企业的发展靠资源,投资企业的发展靠产业。没有产业支撑,很难扩大投资平台,发挥有效作用。所以政府提出了“三张牌”、“八大产业”,但还是需要率先赢得信心。为了赢得发展,省级企业也应该走出自信,反对政府指出的产业方向。当然,这种转型也应该是从管资产向管资本过渡的产物,其底层心态仍然是“不为所有,只为使用”,让资本在产业血液中自由流动,国有资本成为政策导向加持的重要工具,引导产业资本的进退。如果这个趋势可以追溯的话,应该是2015年,今年9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研究经济体制改革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11月,次年2016年1月,供方结构改革成为经济领域改革的热门词,2015年成为最后一轮国有企业改革的第一年。此后,央企和省属企业的整合重组成为常态,由昆钢托管,“十三五”期间云南国有企业改革以些微遗憾告终。但这些年来,国企领域的改革是最“动荡”的,因为更贴近市场,更贴近利益,更容易改变,而不变的是其政策工具属性。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