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油价疯狂反转引爆整个化工产业链,涨价、断货、扩产大戏继续!化学牛还能继续吗

油价疯狂反转引爆整个化工产业链,涨价、断货、扩产大戏继续!化学牛还能继续吗 渤海股份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85

现在运气越差,下次越好。2020年3月后,国际原油期货价格跌至负值,还能听到“桶比油贵”的嘲讽。时隔一年,油价回暖带动化工商品价格暴涨,市场供不应求的声音再次席卷朋友圈。

春节假期过后,化工板块一度点燃a股市场的热度。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多次采访中了解到,随着价格的上涨,一些化工产品企业的库存近几年降到了最低点,产业链的价格传导效应明显。然而,对于目前的高价,行业企业和分析师并不完全看好市场前景。

价格翻番,氨纶企业库存见底

“现在销售部的人最头疼的就是货太少,市场供应紧张,订单需要排期。”从2020年第三季度末的不到4万元/吨,到目前的7万多元/吨,新乡化纤领先的高端产品氨纶产品价格在半年内翻了近一番。但在这种“强势”涨价的市场环境下,公司相关负责人也高喊“无库存”。

氨纶作为一种弹性纤维,在服装行业中经常被用作原料。根据长丝数量,氨纶分为70D、40D、20D等规格。理论上,长丝数量越少,产品特性越高。

据商界监测,国内氨纶价格自去年8月以来一直飙升,截至2月25日的40天平均市场价格为5.7万元/吨,比2020年8月的最低价格高出84.47%。

“公司生产很多产品规格。相比之下,高端产品的价格上涨更快。目前整体报价区间已达到5-8万元/吨,行业盈利能力可观。”谈及近期氨纶市场供需情况,新乡化纤负责人表示,早先氨纶市场存在打基础资金等陋习,但现在市场要用钱等货,当然不存在。目前公司订单已排到4月份,市场明显缺货。

新乡化纤氨纶生产车间

的确,春节过后,氨纶行业的开工率达到了90%以上,但是厂家的供应情况依然紧张。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全球对口罩防护服等防疫材料的需求大幅增加,下游订单尤其是国外订单激增。从去年11月开始,工厂基本常规产品没有库存,商品排队。行业库存总是很低。”商界分析师夏婷表示,今年国家的就地过年政策加大了春运前后下游工厂的备货需求,加剧了氨纶的供需紧张局面。随着下游物流的恢复和春节后的恢复生产,氨纶的出口量也大幅增加,大多数氨纶工厂的库存处于近三年来的历史低位。

"目前市场上的商品短缺不仅仅是由对口罩的需求造成的。"新乡化纤上述负责人对氨纶涨价的驱动因素看法不一。他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口罩大多是70D的产品,一吨产品可以做几亿个口罩,对整个行业影响不大。目前,市场上高端产品的供应更加紧张。

“业内有一句行话,‘没有氨,就没有纺纱’。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服装的舒适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服装质量越高,添加氨纶的比例越高。年轻人生活节奏快,不愿意花时间打理衣服。氨纶材料可以使衣服实现免烫、易打理、穿着舒适的特点。丝绸越薄,舒适度越好。过去一般服装中氨纶的添加量是3%-5%,现在好的服装中氨纶的添加量可以达到15%。自去年疫情以来,人们在家进行了更多的休闲活动,居家服装更加舒适,从而带动了需求的增长。另外,虽然受疫情影响,但运输有限,船期不确定,海外公司不敢接太多订单。但近两个月海外需求持续创新高,企业出口订单占比不断上升。过去两个月的出口销售额高于过去六个月。”他说。

市场需求上升的迹象激起了企业扩大生产的热情。

2021年1月,新乡化纤宣布,计划对年产10万吨优质超细氨纶的一期工程增加不超过10亿元人民币,并补充营运资金。同月,另一家氨纶龙头企业华丰化工也宣布,计划投资43.6亿元建设30万吨/年差异化氨纶项目。

“氨纶扩张对设备的需求很高,马上就可以从市场上获得,所以需要时间来建设和投产。市场也有一个逐渐接受生产扩张的过程。所以企业都是统筹规划,分布式实施的策略。不过,最近公布的行业扩张计划仍是基于乐观的市场需求。”根据上述新乡化纤负责人的分析,我国各种原丝总产量约为6000万吨/年,约占世界的70%。在这6000万吨纤维中,约有2000万吨是直接在纺织和服装业生产的。如果氨纶的需求比为5%,氨纶年产量约为100万吨。但目前我国氨纶年产量在70万吨左右,市场仍有明显差距。如果市场产品满足中高档的要求,氨纶的比例应该在15%-30%,那么预计需求空间将达到200万吨/年,因此未来几年对氨纶仍有长期的需求支撑。

成本推动,化工产品批量涨价

最近化工界涨价、断货、扩产的大戏并不少见。随着原油价格的飙升,化工商品价格开始了批量上涨模式。

“目前市场上乙二醇的价格已经超过5000元/吨。因亏损停产的企业已经恢复生产。”2020年3月后,受国际原油价格暴跌影响,国内期货市场乙二醇主合同价格从4389元/吨降至3000元/吨以下,创下近十年新低。当时,鲁花恒盛的相关负责人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进行了坦诚的交谈。公司众多产品中,乙二醇受原油价格暴跌影响最明显。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国内煤基乙二醇企业价格基本在成本线以下,生产损失非常明显。现在市场情况早就不一样了。

3月1日9时,WTI原油期货价格较前一交易日上涨2.18%,至62.84美元/桶,而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较前一交易日上涨2.19%,至65.84美元/桶。今年2月以来,国际油价大幅上涨。2月24日,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突破67美元/桶,WTI价格突破63美元/桶,国际油价基本回到2020年1月水平。这波油价已经上涨近四个月,涨幅超过75%。

“我们产品价格的上涨大多与石化原料价格的上涨有关。例如,BDO是一种原材料,占我们成本的很大一部分。最近,随着原油价格的上涨,BDO的价格涨幅明显。”新乡化纤上述负责人也表示。

据了解,截至3月1日,国内BDO生产者均价为31750元/吨,环比上涨133.46%,同比上涨228%。

据商界监测数据显示,2021年2月25日化学工业指数为1032点,创周期新高,比2020年4月8日的最低点598点高出72.58%,春节后10天市场上涨超过18%。

金连庄数据还显示,根据追踪的44种主要化工产品的价格对比,春节后,除少数稳定产品外,近79%的化工产品价格出现上涨。其中价格上涨10%以上的产品有丁辛醇、环己酮、苯乙烯、纯苯、氢化苯、乙二醇;增长5%以上的产品有甲苯、二甲苯、二甘醇、丙烯酸丁酯、丙烯、纤维级PET、聚酯长丝、丙二醇。

需求支撑,产业链价格传导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化工商品价格上涨,成功显示了产业链下游的传导趋势。

“NPG从节前的约1万元涨到了每吨1.65万元,涨幅超过50%,令人惊叹。”谈到公司近期的生产经营,沈剑股份相关负责人感叹“压力太大了!”。作为中国最大的聚酯树脂制造商,该公司的生产能力约为20万吨。从近期的市场情况来看,聚酯树脂的两大核心原料PTA和NPG犹如火箭,使得企业的成本压力急剧增加。据他说,2月底PTA的价格是4200元一吨,这两天上市价格一度超过5000元。虽然最终价格还得等3月底揭晓才能知道,但至少市场还是看涨的。

面对原材料的快速上涨,神剑股份的价格传导机制也全速启动。

“我们必须密切关注价格上涨,如果不上涨,我们就无法生产。目前已经全面通知涨价。室外聚酯树脂涨价3000元/吨左右,室内型2000元/吨左右。”上述负责人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这次涨价是因为材料暴涨,属于强制调价。如果我的成本压力传递不了,我可能不采购原材料,下游客户需求无法保证。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对于这一轮涨价,下游的接受度还是很高的,很多客户已经陆续给我们下了订单。”

主要生产PU合成革和PU树脂的安利有限公司,最近也感受到了成本上涨的压力。

“化工原料在我们公司产品的原料中所占的比例还是相当高的,大约50%。原材料肯定有上行压力,但我们并不是特别悲观,因为这是整个行业必须面对的问题。”安利秘书长刘松霞表示,公司已于2月26日向下游客户发出提价函,新价格已经落实。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即使涨价,公司的产能利用率仍然可以达到90%左右,基本处于满产状态。

据她介绍,行业涨价是目前比较普遍的现象,下游客户会对涨价有客观的分析。在原材料大幅涨价的背景下,大家基本都是合作共赢的态度,整体接受度比较高。

除了涨价之外,安利股份在产品结构和库存管理方面也在逐步构筑竞争护城河,抵御原材料价格波动对成本的影响。

“经过多年的积累,我们在行业中的领先地位日益突出,在议价能力和与供应商的合作方面更具优势。公司目前主要面向中高端客户,产品以高附加值的生态功能产品为主,竞争产品不可替代。同时,我们在年前进行了一些战略采购,部分原材料已经准备好2-4个月,也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物价上涨的成本压力。”她说。

在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大潮中,价格传导似乎成了行业内惯用的“杀手锏”,一些企业甚至从中尝到了甜头。

华东某塑料薄膜生产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我们的加工业来说,上下游价格都是比较透明的,我们赚的是加工费。事实上,原材料价格的上涨有利于我们接受订单。下游看到上游上涨,心理预期就会上来,下单热情会变高。近年来,公司升级了产品结构,从原来的日化包装膜扩展到电子信息领域,产品附加值明显提高。叠加的下游市场需求比较大,客户对价格的承受能力逐渐增强。目前,我们产品的价格涨幅已经超过了原材料的价格涨幅。总的来说,毛利在上升。”

疲劳越来越明显,化工产品的高价还能继续吗

通过价格传导进行成本转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压力,但与上游原材料价格的波动速度相比,下游成品的价格调整普遍滞后,导致后续原材料价格走势成为悬在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何时会跌还不得而知。

“根据原材料价格波动和后续走势,成品价格调整一般会滞后1-3个月。最怕的情况就是频繁的波动。上游涨价一段时间后,公司成品刚刚调整,原材料价格又开始下跌,会让我们措手不及。”永信股份相关负责人表示。

刘松夏还表示,一段时间内,原材料的大幅上涨或下跌对企业都不是很有利,最好的状态是缓慢下跌,因为上游采购成本降低了,而企业不会那么快传递下游销售价格,毛利空间在短时间内会放大。

化工产品价格上涨导致的成本传导效应在市场上仍然普遍存在,但3月后,期货市场的化工产品价格已经回落。3月2日中午国内大宗商品市场,大部分品种收盘,能源化工普遍大跌。苯乙烯跌逾6%,PTA跌逾5.02%,乙二醇、低硫燃料油、燃料油跌逾5%,原油、沥青跌近5%。

这是否意味着整个化工产业链的牛市正面临昙花一现?

“说实话,我个人感觉化工原料涨价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回报’。去年受疫情影响,原油价格大幅下跌,相关化学衍生品也出现下跌。现在实体经济逐渐复苏,原油价格上涨,市场对相关原材料的需求逐渐恢复,必然会带动原材料价格上涨,但这一轮涨幅太大了。”神剑股份相关负责人坦言,在目前涨价开始之前,很多企业并没有料到春节后会出现这样的暴涨局面。因为前期没有备货,所以市场上低成本库存较少。如果要开工,必须采购新的原材料,这也是价格持续上涨的一个主要原因。“后续趋势目前还不明朗,但我感觉应该到3月底才会有问题。”

在大多数受访者看来,疫情造成的供需失衡是目前原材料上涨的一大“动力”。“如果不是受疫情影响,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市场变化。”华东某塑料薄膜生产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我们行业产能过剩,但受疫情影响,很多国外厂商停工,采购渠道全部集中在国内,而需求方目前处于全面复苏状态,导致市场短期供求失衡。随着疫苗的普及,疫情有所缓解,国外产能跟上。预计火热的上涨行情不会持续太久。”

永信股份相关人士也表示,本轮涨价不排除美元通胀因素的干扰,导致部分市场出现投机行为。从历史上看,这个上升期会比较短。

也许是因为市场前景不好预测,大部分企业选择谨慎对待化工原料。

“目前,市场整体情绪非常谨慎。一般不需要囤货。在高位囤积是非常危险的。目前我们的布局是以订单为导向,能卖多少原材料就能买多少。”神剑股份相关负责人表示。

“虽然市场前景还是不好判断,但既然现在已经涨价了,如果原材料价格不跌,我们总会执行这个价格。”刘松夏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商品价格上涨的传导机制是渐进式的,最终消费者还是要买单的,所以还是有市场认可度的考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传导已经开始落地。2月28日,美的冰箱事业部发布涨价通知,称由于原材料持续上涨,决定从3月1日起将美的冰箱产品价格体系上调10-15%;TCL之前也发布过涨价通知。由于原材料和物流成本上涨,冰箱、洗衣机、冰柜价格将从1月15日起上涨5%-15%。

“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向下游的传导会有延迟,这波化工商品价格上涨最终是由原油价格上涨带动的成本造成的。从供需基本面来看,继续推动化工产品涨价的动力不足。”宝成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程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在供应方面,最近有报道称,欧佩克+可能不得不再次增产,一旦实施增产,原油价格很难再次上涨。此外,PTA等化工产品目前整体产能相对过剩,未来供应方不太可能出现更大的紧张。从需求方面来说,由于去年海外疫情的影响,很多国内库存都是通过产品出口消费的。如果海外疫情防控进一步有效,需求将逐月减弱。与此同时,与去年下半年相比,预计国内需求形势将弱于上月,货币政策将放松,市场判断将略有收紧。

但他也补充说,目前无法判断化工产品会大幅下跌。此前市场对通胀的预期支撑了大宗商品价格的周期性上涨。现在要注意实际情况是否会接近通胀预期。如果接近,预计涨价还会继续。相反,价格可能在第一季度达到高点,第二季度回落。

对于化工产品的走势,上海荣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洋趋于乐观。他认为,近期国内化工期货价格大幅下跌,主要是国际油价下跌所致。推动国际油价下跌的因素包括欧佩克可能从4月份开始增产、美国炼油厂重启以及巴西变异病毒的传染性更高。化学品价格上涨的真正结束可能需要等待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改变。如果继续维持经济刺激政策,就很难用国际定价来结束商品价格的上涨趋势。同时海外疫情趋于稳定,也将从需求侧支撑上游原材料。

标签:

相关股票